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前夫请别念念不忘阮星晚周辞深 > 第1188章 情况并不是很好

第1188章 情况并不是很好


接到哟哟之后,他跟年年岁岁几乎一起长大,也很喜欢这两个姐姐,小家伙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对什么感兴趣,便一路上嘴里也跟着念叨,“舅舅,舅妈~”。

许湾抱着他,耳根子都在发烫。

好不容易到裴杉杉和丹尼尔家里后,哟哟开心跑了进去,喊着:“粑粑,麻麻~”

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他们,嘴巴顿时就瘪了,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阮忱把他抱了起来,对许湾道:“我带他回房间,你在外面等我。”

许湾道:“要不我还是和你一起吧……”

阮忱道:“人多了他反而会哭的很厉害,一会儿就好了。”

许湾点了点头,坐在沙发里不放心的看着他们的背影。

而哟哟缩在阮忱怀里,委屈巴巴的:“哟哟想粑粑麻麻。”

阮忱低声:“爸爸妈妈有事,明天早上舅舅带你去找他们好不好。”

这句话大概是起到了灵魂上的安抚,哟哟虽然还哭着,但却慢慢从哽咽变成了抽泣,趴在阮忱肩膀上,一边哭一边睡着了。

阮忱把他放在床上,又给他盖上了小被子,开了旁边的儿童小灯,才转身轻轻关上了房间门。

客厅里,许湾坐在沙发里,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阮忱走近问道:“冷吗?”

许湾收回思绪,摇了摇头,刚想说不冷,就打了一个喷嚏。

阮忱脱下西装外套罩在她身上。

许湾低头,看着肩膀上的哭湿的一片痕迹,无声笑了下,又抬头看着他:“哟哟睡着了吗。”

“睡着了。”

许湾道:“他好像也没有丹尼尔说的那么难哄,挺乖的。”

阮忱低低嗯了声,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明天几点去剧组?”

“早上十点有开机仪式,九点半左右到。”

阮忱看了眼时间:“睡一会儿,哟哟半夜可能会醒。”

许湾点头,靠在他肩膀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半夜,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许湾睁开眼时,阮忱已经不在旁边,她身上的外套也被沙发上的薄毯替代。

房间里,正断断续续传来哟哟的抽泣声。

许湾拿开薄毯,轻轻走了过去。

门半掩着,阮忱抱着哟哟站在房间里,眉眼柔和,低声哄着他。

哟哟趴在他的肩头,也逐渐重新睡着,睫毛上还挂着湿哒哒的泪水。

许湾看着这一幕,心不受控制的软了下去。

阮忱以后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父亲吧。

她慢慢退了回去,重新坐在沙发里。

许湾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

她放下手机的时候,视线落在了手腕的护腕上,一时有些失神,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多坚强的人,今天靳悦溪说的那些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她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放弃以前的那些,好好和阮忱在一起……

如果她再有半分的退缩,就真的很难再鼓起勇气了。

月光照亮了整个黑夜,而黑夜却独独只有一个月亮。

听到关门声,许湾连忙拉上毯子,闭着眼睛装作睡着了。

阮忱坐在她旁边,重新将她揽入了怀里。

……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时,许湾接到了助理的电话,说到她小区门口了。

许湾猛地惊醒,一边掀开毯子一边道:“我马上下来。”

她刚走到玄关,又突然想起哟哟,正想折回去看时,面前的门打开。

阮忱手里拎着早餐:“醒了?”

许湾道:“对……我得出发了。”

“把早餐带上吧。”

许湾接过:“哟哟呢?”

“我刚才送下去了,周辞深来接的。”

许湾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回过头确认了没有忘记拿的东西后,和阮忱一起离开了。

阮忱把她送到小区门口:“晚上几点能结束?”

“还不确定。”顿了顿,她又道,“开机仪式结束后,我可能会回来收拾行李……”

阮忱没说什么,只是道:“把酒店的地址发给我,我给你送过去。”

许湾刚想拒绝,手机便又响起,她道:“那一会儿再说吧,我先走了,拜拜。”

阮忱点了点头,目送着她上车。

许湾上车后,助理小声感慨道:“真好啊,这么早就送你上班。”

许湾:“……”

确实挺好的。

过了会儿,许湾道:“开机仪式结束后,还有什么安排吗。”

助理看了看行程:“暂时没有,不过不知道剧组那边可能会安排晚上一起吃饭。”

许湾想也是这样。

她道:“如果开机仪式结束的晚,你就把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发……给阮忱,他给我送行李来。”

“没问题!”

另一边,医院里。

靳老一早就醒了,躺在床上,也不说话,也不吃饭。

哟哟一进了病房便往裴杉杉怀里扑:“麻麻!”

裴杉杉接住他:“宝贝,昨晚有没有乖乖听舅舅和姨姨的话。”

哟哟歪着小脑袋纠正:“是舅妈哦。”

裴杉杉扬了扬眉,她儿子有前途啊。

周辞深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靳老,又看了丹尼尔,后者轻轻摇头。

情况并不是很好。

靳老本来年纪就大了,身体不好,又三番五次的病倒,进医院抢救,这次能救回来,已经实属万幸了。

周辞深站在靳老病床前,淡淡开口:“您想让靳悦溪来医院吗。”

靳老瞥了他一眼,难得开了口:“你不是不让她出靳家吗。”

“确实,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这个想法。”

靳老:“……”

靳悦溪不管做了再多错事,毕竟也是他唯一的孙女,他气归气,但作为一个时日无多的老人,终归还是担心和自责为主。

周辞深道:“不然您选一个,让她永远留在南城,或者永远离开。”

靳老叹了一口气:“悦溪她是……被惯坏了,本性其实不坏,再多加教导,一定会改的,你们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行,我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但您也知道我的脾气,再惹到我头上来,就不是离开南城这么简单了。”

靳老顿时沉默不语。

周辞深继续:“您应该知道,阮忱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早就处理她了。而现在,许湾差点出事,您觉得这应该是谁的责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