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领主大人的冒险村 > 第四十一章 金色披风卫士

第四十一章 金色披风卫士


  这个小孩穿着华丽的贵族服饰,在胸前纹着家族徽记,看样子是一只倒立的鸡,袖口上则是破碎祭坛旗和两颗金星。一看便是特别定制的。

   而卡尔这边,刚刚被那个巨魔给推倒了,原本就不是很合身的衣服显得脏兮兮的。

   这个时候,见到这里发生了冲突,那些冒险村领主虽然没有围过来,但是讨论的声音却一点都不小。

   “啧啧,又是沃克家的那个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肯消停啊。”

   “小心点说话,不怕他不卖你们矿吗?”

   “怎么?我的村子里有金属爬行者,我会怕这个?”

   “那个领主没见过啊,是新来的吗?怎么看起来很穷的样子?”

   “怎么可能,估计又是扮猪吃老虎的了。”

   “就等着看好戏吧。”

   ……

   “你是哪来的,敢挡爷的路?”那个自称是“爷”小孩轻蔑地看了卡尔一眼,对于刚才让迅猛龙撞倒了卡尔,显然是一点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了。

   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蔑视了,不要说卡尔了,骑士就已经是一点都忍不了了,再说了,他的手上还拿着明晃晃的长剑呢,这样也太不把他给放在眼里了。

   “撞倒了我们的领主,你就不会道歉吗?”骑士提着剑,气冲冲地上前一步。

   见到骑士的举动,从那个巨魔的身后,也是走出了一个身披金色披风的高大的卫士,他拔出腰间的大剑,双手举起,架在身前——那个意思已经是非常明显了,就是如果骑士再上前一步的话,就会跟他打上一架了。

   “就这个垃圾,也配当冒险村领主?”那个小孩看都不看骑士,嘴角扬起冷笑,盯着卡尔,“狗,只要他再往前走半步,就杀了他。”

   被小孩叫作狗,那个金色披风卫士却依旧是一动不动。而巴顿爵士虽然也举着剑,不肯后退半步,但他的心中,其实也是非常清楚的。只要他敢继续往前走,对方当真会按照那个小孩的要求挥剑。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卡尔却开了口:“爵士,回来!”

   “大人?!”骑士愣了一下,现在可不是示弱的时候啊!可在外人的面前,他也只能乖乖地接受命令,朝后挪了两步,可手中的剑却也并没有放下。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而已,没必要计较。”卡尔朝着那个骑在巨魔背上的小孩呵呵笑了一声,“多大了?回去喝奶去吧!”

   可和卡尔预想的不太一样,气氛非但并没有因为他的话变得活跃起来,而是越来越凝固了……

   “完了……”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这时,卡尔也是发现,原本一些在他们身边刻意放慢脚步的人,这时都像是火烧屁股一样,赶紧地远离他们了。

   “杀了他!把他们全杀了!”那个骑在巨魔背上的小孩开始愤怒地挥舞起自己的双臂,巨魔需要紧紧地扶住他的腿才能让自己保持平衡,“快去,狗,快去!”

   下一刻,那个金色披风卫士动了!

   在他侧身挥剑的一刻,卡尔才能看到他披风上的图案,那是一只倒立的金鸡。而卫士的长剑很快来到了巴顿爵士的眼前。

   “砰!!!”

   长剑相击,顿时火花四射!

   巴顿爵士死死地抵住那把长剑,双腿已经把地踏的陷进去了两个坑了,这才勉强地保持住平衡。

   “好大的力量!”巴顿爵士的心中一紧,如果刚才没有挡住的话,想必现在他已经是身首分家了。

   而在那个卫士的头盔之后,也显然是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眼神。

   可没有更多的犹豫,紧接着,下一轮攻击如狂风暴雨而至!

   “吼!!!”看见骑士已经和那个金色披风卫士打了起来,兽人也是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他以令人想象不到的速度,弯着腰朝着那个骑士冲去,然后猛地抱住了卫士的一条腿!

   “杀了他,杀了他们!”那个小孩还在疯狂地喊着,“迅猛龙,丑巨魔,你的龙呢!”

   巨魔慌张而又迷茫地朝四周扫了两眼,这才发现那只迅猛龙已经被卡尔的食物给吸引到远处去了。

   把迅猛龙给引走的卡尔,此时抄起一根木棍就是朝着巨魔冲过来了,看来是想直取敌将。

   “住手!!!”就在兽人用力地掰着那个卫士的腿,骑士和卫士打得难解难分,卡尔即将是要冲到那个巨魔跟前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却是响彻了后院的上空。

   这当然不只是口头上的威胁了,这时刚才闲着在一旁看热闹的十几个破碎祭坛守卫者也是纷纷拔出明晃晃的长剑,把他们给包围在里面了。

   “把武器都放下,否则,格杀勿论!”那是一个老者的声音,明显是从冒险者协会的这栋建筑的最高层传来的。

   面对十几个卫士的围攻,卡尔是非常识相地,一下子就把自己手上的木棍给甩了出去了,还非常不小心地扔到了那个小孩的脸上。

   那个小孩吃痛叫了一声,刚想继续发火,却发现自己手下的金色披风卫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里的武器给放下了。

   “废物!两个废物!”那个小孩发了疯似的,开始狠狠地打着自己骑着的巨魔,而那个巨魔敢怒不敢言,一句话也不肯说。

   “给我停下!”见只有那个小孩还在继续动手,屋顶上的老者显然也是怒了,这一次,他可不会再给什么威胁的指示了。

   一支弩箭咻地一声,便是从高处疾射下来,然后刷地一声深深地插进土里了。

   见到了真正的威胁,这一次连小孩都是呆呆地,两只已经肿得通红的手,悬在空中,不知道往哪放了。

   ……一直到他们被安排入座,卡尔和那个小孩的位置被分配到了距离最远的两端。只是现在小孩那一边,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而卡尔则面无表情,显得非常的淡定。

   可刚刚入座的卡尔,心里早就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淡定了。

   “我刚才,到底是做了什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